《金锁记》里说有了太太的男人,似乎都急切需

《金锁记》里说有了太太的男人,似乎都急切需

时间:2020-03-23 20:2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三十年来她戴着黄金的枷。她用那沉重的枷锁劈杀了几个人,没死的也送了半条命。”这是全书的最后,最后写出了一个年老的寡妇,丧失了所有对生活的热忱和盼望却苟延残喘地继续人生,她所做的一切的宗旨都不是去追求什么,那么她唯一可以找到的自己存在的证据,就是他人对自己的反应。

越是折磨,仇恨越刻骨,行为越极端,才能给她死灰的人生抹一点颜色,无论是血,是泪,还是其它的一些什么,周三为了证明自己存在过罢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张爱玲总是用这样极端的语气和写法来表达甚至是痛斥男女之间的事情,许多人读张爱玲的小说,会带着侦探一样的眼睛企图从字里行间找出可靠的证据,来分析张爱玲笔下的男男女女之间究竟有没有爱情。

而我在张爱玲的作品里只看了她对爱的反讽和绝望,张爱玲感到绝望却陷于绝望,因此,她的风格上表现为苍凉。当然,鲁迅的作品也有着绝望,比如看不上中国人骨子里的做作等,但鲁迅的绝望感有着更为深广的内涵,张爱玲则在对俗世男女情爱婚姻的叙写中集中表达了她的绝望感。

比如她说:

男子对于女子最隆重的赞美是求婚。他割舍了他的自由,送了她这一份厚礼。 为了爱而结婚的人,不是和把云装在坛子里的人一样的傻么! 一个人有了性知识之后,根本不能够谈恋爱。一切美的幻想全毁了!现实是这么污秽! 世上有了太太的男人,似乎都是急切需要别的女人的同情。

张爱玲在爱的反讽中,没有让人看到一丝希望,但这无望的爱之上,仍然有一层温柔的包容悲悯,如同她作品中常见的月,亘古不变地,照见了曹七巧推到腋下的玉镯,也曾照见曹七巧圆润的手臂,照见爱的绝望。

这本书《金锁记》,想不想笼子里的金丝雀的那种感觉,只不过这个是锁了男女两个人,那个只是锁了一个人罢了,但本质上还是没有变。

男人爱上女人,只因为那简单纯粹似梦呓般的平静。

女人爱上男人,只因为那陌生同情却又存在的真实。

男人问:你是自由的么?女人不答。其实二者心里都很明白,彼此都是不自由的。即使此刻自由,两人结合之后又会变为不自由。未如让此刻的自由延续下去,不断地在回忆中沉淀。

“叮铃铃”封锁开放了,原本被打破的世界又恢复了原样。张爱玲说,女人的眼睛看到了,他们就活了,只活那么一刹那。在现实中,大多数人是死了的。因为我们走得匆忙,没有看到。太多的美好,由于视觉的缺失,而已然溜走。

男人的世界也恢复了原貌,只是留下了对生活的思考。虽然思考是件痛苦的事。

当生活被蒙上了冗杂的尘埃,当世界的色彩失了真,封锁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它是这样纯粹而真实。